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ruler-compass:works

尺规作图事务—规者,正圆之器也—视觉策略:品牌规圆—设计顾问—视觉沟通—视觉传达

 
 
 

日志

 
 
关于我
re:

■文化无根×身份危机■语言‖行为‖传统‖信仰‖道德‖法律‖文化‖艺术■构建形象×塑造身份■修饰即掩饰Le Corbusier

网易考拉推荐

Dylan Thomas诗节选Ⅱ  

2008-07-05 19:37:36|  分类: 永恒:Death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不是在痛苦中而是在遗忘中 

            不是在痛苦中,也绝不在欢愉中

            而是在遗忘中

            呼喊春天

            在这古老的冬天

            他将死去,我们的呼吸

            将吹冷他的腮帮,

            并在他宽阔的嘴里找到归宿。

            因我们必得低语着走下那条越来越窄的路

            我们拥有过的爱和荣光,在他的血液里

            曾追逐着跑过

            直到脉管干涸

            那脉管从地底下喷出

            带着审慎的力走过所有的季节

            而脉管必定会干涸。

            尽管我们哭泣着走下那条路

            可他尚未对墓穴心存警觉

            向这可憎的时辰灌输一点点追思

            有如反复地溺毙,这热病。

            他死了,回家了,没有一个恋人相送,

            而在内心,或在空空的喉管中,

            我们也没有太多的话要说。

            我们的不幸(当我们呼吸它时),

            已稀释,我们的空虚已沉落,

            又岂能再伤害围绕在他四周的帷幔,

            他不再吃什么,也不再担心

            被我们的邪恶或欢乐所击伤。

            而谁将告诉这恋者,

            遗忘是何等的冷漠。(韦 白 译)

 

            永远不要去触及那忘却的黑暗 

            永远不要去触及那忘却的黑暗

            也不要去知道

            任何他人或自己的苦痛━

            否定印证着否定,

            光的空白里黑暗在闪烁━

            不要谈论可怕的梦魇,

            也不要从睡梦的伤口中流出

            用知识去沾污

            破损的头脑是无用的,一文不值

            也无须徒然争论死后的事情;

            在血液和躯体内寻找甜美的空白,

            这脓液潜得太深,就算

            提着脑袋撞墙也无济于事。

            饮者,你的红酒里有毒,

            它蔓延下去沉淀成渣滓

            留下一条彩色的腐败的脉管,

            和衬衫下的锯屑;

            每一只手上必有邪恶

            死或者生,

            泡状物或片刻的运动

            组成了全部,从无到无,

            甚至,这文字也是无

            当太阳变成了盐,除了空虚,

            还能是什么?一声如此古老的哭喊,

            永远的无,没有什么比这更古老,

            尽管我们被爱和困惑所消蚀,

            我还是爱着而又困惑着,

            尽管知道这是徒劳,这是徒劳,

            爱和困惑一个垂死的?/P>

            设想着美好的事情,尽管当春天来时,

            仍只能是冬天,

            这长寿花,这喇叭。(韦 白 译)

 

            寻常的日与夜 

            寻常的日与夜

            充斥着喧嚣与叹息

            多让我忧郁,

            活力与乐音在光中散尽,

            在嘀嗒作响的铃声里

            我又消磨了生命里的一小时,

            好心的人;

            (多么好的一个词);

            不要去伤害女人编针样的

            优美肌体,它已磨损,近乎碎裂

            在灌木房、实验室、或玻璃场,

            女人以源于女人特有的热力,

            缝一个谎在轻信里,

            而阳光会晒裂它

            而石块会压碎它

            伸手捂住嘴、

            耳朵、鼻子和眼睛,

            以及我全部稀薄的天赋的味觉。

            可白昼过尽,夜晚来临,

            夜晚来临。

            黑色的阴影降落,

            奇异的噪声终于平息,

            我欢乐的言辞,

            竟如此稀少——

            是谁教给我苦难?

            从空空的黑色的子宫,

            从薄薄的黑色的嘴唇,

            从我不洁的双眼

            和我腐败的知识——

            它们是一些痛哭的词汇。

            甲虫说,我

            在这世上,苦难够多了。

            疼痛中的高声哭嚎,

            猛烈地冲击着头颅,

            哦,欢乐!

            哦,欢乐!

            暗处的歌声,

            歌唱着美好的事情歌唱着美好;

            歌唱着,回到一首歌里。(韦 白 译)

 

            微风中的想象 

            构思着这些微风中的想象,

            把它们包绕在火焰里,它们是我的;

            坐倚于花岗石上,

            让那两块呆滞的石块变成灰色,

            或者,变成砂,

            用意念移开它们,

            在水里或在金属中,

            让它们在石灰下流动、熔化。

            从岩石中砍下它们,

            这样,它们才不被磨灭,

            它们坚硬,重获自身的形状

            一如那些符号,我并未

            用爱的末梢和手上的火热

            将其带往任何更光明的所在。(韦 白 译)

 

            新入教者,在微笑中受洗 

            在誓言下,新入教者是一位含笑的

            男孩,在微笑中受洗,

            他还一点也没有呼吸到来自椭圆形嘴唇

            的毒汁,

            也没有感受过来自溃烂心脏的邪恶。

            (在他的心里)爱是这样一个所在,

            那儿,存在一个欢乐的外壳

            遮掩住那拖曳腹腔的引力,那腹腔

            来自卵,

            而且,在地面上,轻易地旋转

            正如太阳正旋转着穿过它。

            可男孩从渴望的嘴唇上没有吮吸到

            一丝甜蜜,

            从呼吸中,除了毒,他也一无所获,

            因而,在这确切的哀伤中,

            他知道他的爱已腐蚀 。

            这超出了你拘谨的遗传的天赋,

            这天赋为善而生,

            它出自痛苦的良知和神经,

            而不是源于感官的水、火焰

            或空气的交叉点。

            让泪水打湿你的舌头和嘴唇,

            让你的关爱为你的疏忽而滴涕,

            因她把轻柔而光亮的爱意,

            那爱意如此友善,洒在你的眉宇间,

            当你年轻时,她却老了,

            想像中的衰老变成了辛辣的不快

            和思念,它们是如此美好,

            通过一枚指甲,触及了尘埃。(韦 白 译)

 

            被明亮的世界所包绕 

            被明亮的世界所包绕

            在一切的边缘,辛辣地

            吸进她草木般哔啪作响的嘴里

            必定感到像某种异质的侵入

            一如你脱落的一绺神经进入我,

            这围困的轻触被爱和眷顾

            深深束缚,

            在死亡中或从死亡中逃脱,

            从黄色的坚果上瞥见,

            从蜂蜡砌成的高塔上注目,

            或者,白如奶汁,出自丝丝渗漏的黑暗,

            这低垂,一如你将我囚于

            一个网中的世界

            我碰着就碎了,

            我碰着就碎了。(韦 白 译)

 

            尽管通过我的令人困惑的方式 

            尽管通过我的令人困惑的方式

            取消这尚未成形的邪恶,

            当一切完结时面对不可思议的死亡,

            衰老来临——你身心通透而又毫无用处,

            刚刚给予我关怀,给予我爱,

            不久,却及时给予我

            死亡,像所有人那样,通过我的非理性

            在一个快乐瞬间的谎言里——

            无须为希望而希望,

            你将带给我一个

            万般美好的地方,

            高贵者聚集在一束拥挤的光里。

            然后你的感觉远离了欢乐,

            在我的身上激荡;

            ……

            这愚蠢的耦联

            在一阵片状跌落的雨中

            咬住我的头和奔跑着的脚,

            因为,如有可能,我将飞走,

            因为,如有可能,我将飞走

            在最后的光再次

            吹进这片迷乱和疯狂的虚无之前。(韦 白 译)

 

            一个安静的夜晚,自从…… 

            一个安静的夜晚,自从听见他们

            谈起生命之谜

            和死亡之谜后,

            我一个小时无法入睡,

            为这些轻轻钻进耳朵的

            奇怪的说话声所困扰,

            没有一丝别的声音,除了风在说。

            一个说:一个孤独的女人

            站在海上,她哭泣

            她的寂寞穿过空空的波浪

            日复一日。

            跟着每一个声音都在说:

            遗忘一如无爱的恐怖;

            遗忘一如无爱的恐怖。

            而后,又说:一个孩子

            立在地球上,他深知没什么欢乐,

            他的眼中没有一丝光,

            他的灵魂也没有一丝亮。

            遗忘一如瞎眼般漆黑,

            遗忘一如瞎眼般漆黑。

            我听见这声音出自黑暗

            除了死亡,没有谁在说。(韦 白 译)

 

  评论这张
 
阅读(7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