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ruler-compass:works

尺规作图事务—规者,正圆之器也—视觉策略:品牌规圆—设计顾问—视觉沟通—视觉传达

 
 
 

日志

 
 
关于我
re:

■文化无根×身份危机■语言‖行为‖传统‖信仰‖道德‖法律‖文化‖艺术■构建形象×塑造身份■修饰即掩饰Le Corbusier

网易考拉推荐

中阮大师 刘星  

2006-09-12 19:51:05|  分类: 星星:Ears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阮大师 刘星 - ENRIS·L - 半面间设中阮大师 刘星 - ENRIS·L - 半面间设

 

中阮大师 刘星 - ENRIS·L - 半面间设


阮,古代称秦琵琶、阮咸,现代称阮。弹弦乐器。
汉武帝时(前140—前87)已有。据东汉傅玄《琵琶赋》序所载,是当时乐工参照琴、筝、筑、箜篌等乐器创制而成。圆形音箱、直柄、十二柱(品位)、四弦。汉时称秦琵琶。东晋(317—420)“竹林七贤”中的阮咸善弹此乐器。在三国(吴)青釉瓷仓陶塑上有其图象,在南京西善桥南朝墓砖刻画和江苏丹阳南齐墓砖刻画中可见阮咸演奏图象(《中国音乐史图鉴》Ⅱ—92至Ⅱ—99)。唐武则天时(684—701)称其为阮咸。《旧唐书·音乐志》:“阮咸,亦秦琵琶也,而项长过于今制,列十有三柱。武太后时,蜀人蒯朗于古墓中得之,晋《竹林七贤图》所弹与此类,因谓之阮咸。咸,晋世实以善琵琶知音律称”。唐代用于清商乐和西凉乐中,并传至日本。


山西有个小村庄叫鸡子坡,这是个有千年历史的村庄,世代居住在半山腰的窑洞内。很久以前,这是个人丁兴旺的村落。光绪三年一场罕见干旱后,鸡子坡只剩下了一个男人,今年六十多岁的老员头就是这个男人的后代。如今鸡子坡有十几户人,由于缺水,许多人家陆续搬走了,只有老员头仍守着那口越挖越深并忆断的千年老井。。。


◇生存的概念在经过无数次的包装后,冠冕堂皇在经历了无数欣喜之后,堕入深渊,若然发现缸里唯一的一条鱼还有那个在山间漫步的羊儿。◇
◆漂流的小舟◆
◇人类发生的历史只因为人类认识的改变而不同于今天,所谓的文明不过是在宇宙的规律中的一个微小的点数,既是起点,也是终点,而敬业精神的缺乏使许多艺术家都像个盗墓者。◇
◆远去的村庄◆
◇老员蹲在山丘,眺望远处,微张着嘴,露出仅剩下的牙齿,从清晨到中午,从下午到黄昏,最后一个剪影从自然而生,随着自然而去。◇
◆秋天打柿子◆
◇每年秋天,老员头都会带领全家去打柿子,这是全家的一大乐事,在同坡上拿着长长的竹竿,老员头会露出开怀大笑。◇
◆不惑的世界◆
◇也许生来就不会拒绝痛苦,所以他们纷沓而至,把我的小屋弄得拥挤不堪,也行,这才是真正的美食,也许说了也是白说吧。◇
◆看海的老人◆
◇自然原自人类的心田,却又被人类精英弦乐组成境界,只是空气而已啊!却只有当你缺少的时候才能感觉到他!◇


◇自然是在自然之中,就像无意在无意之中,然后缺少人烟的地境,于是独自了望,那个过程发现美已经被束缚在那陈腐不堪的架上了,任凭尘世间硝烟弥漫,腐蚀无度,结果并不一定会存在,你们焉能理解我尘世烦忧。◇
◆古琴◆
◇如果广博而神秘的宇宙只不过是某个生物身上的一个细胞,那人类是什么?◇
◆弥地◆
◇智慧与聪明总是相对的,聪明越多,智慧越少,心间流出无法控制流速及流量的是智慧,可以衡量明晰取舍的也是智慧。◇
◆童年的记忆◆
◇记得我在出生的那个晚上,四周一片阴暗,只有一丝微弱的光线,我想这是个什么世界?为什么如此的沉闷,于是我不吃不喝,睡了三天不曾醒来,后来,我发现,渐渐得我发现,自己不过是一粒尘埃随风而动,驭风而行◇
◆树◆
◇一个文明有序的社会,是生物生机勃勃的绿叶,艺术是那个上面的花◇


◇竹笛:朱文昌、刘一◇古琴:李凤云◇箫:戴树红
◇口哨:易有伍◇女声:张杏月
◇ 弦乐:上海精英弦乐组


希望[湖]给你不要是我的感觉。


[湖]的平静,令我心湖涌动,难以平静!
更让我坚信,艺术之所以得以永恒,是因为她给人类创造了永恒的空间。==制作人[林海飙]
==制作人:林海飙,作曲人:刘星,录音地点:上海


这是一张很特别,很中国化的音乐碟,全碟以古悠的古琴轻弹缓奏为首曲,运用了大量的中国古乐的手法,很有意境的体现出作者的意图,不顾困苦,克服挫折,执意前行,超然脱世。一意孤行。行云流水:说不出,想不出,感觉不出,看不出,唱不出,走遍天涯走不出。想给予自己却拥有太少,不明白为什么匆匆忙忙地来到这个世界,拾不起,放不下,走不去。


我告诉他:这曲子叫《闲云孤鹤》。他说,这名字好,听这段曲子,真有归隐山林之想。
  聆听NEWAGE音乐,其实是一场奇幻的灵魂之旅。在恩雅的爱尔兰风景画中徜徉,在梅得温的南美丛林气息中呼吸,沐浴着喜多郎的丝路花雨,固然得到莫大的享受,毕竟是有一层说不清的隔膜,终究无法直抵心灵的最深处。作为怀抱一份古典情怀的中国人,我听到《一意孤行》,承认这就是中国的NEWAGE,不须华彩,拒绝炫技,几小件中阮、琵琶、笛子、巴乌、洞箫,优化组合,自在挥洒,足矣。但是,这并非一张出世的专辑。贯穿始终的是一种人性化的思考、挣扎、蜕变。刘星对曲子做了
一些文字诠释,从中可以窥见创作的心态:

 

  评论这张
 
阅读(819)|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