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ruler-compass:works

尺规作图事务—规者,正圆之器也—视觉策略:品牌规圆—设计顾问—视觉沟通—视觉传达

 
 
 

日志

 
 
关于我
re:

■文化无根×身份危机■语言‖行为‖传统‖信仰‖道德‖法律‖文化‖艺术■构建形象×塑造身份■修饰即掩饰Le Corbusier

网易考拉推荐

中摇经典回忆  

2006-09-12 22:20:13|  分类: 星星:Ears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http://www.cuijian.com/

中摇经典回忆 - B-mian - 「间设机构」

 

中摇经典回忆 - B-mian - 「间设机构」

    有些摇滚给我们的印记将永远不能从我们的头脑中抹去,音乐也好,垃圾也罢,我们不能忘记的,因为这是属于我们的,伤,或者痛,或者爱。中国摇滚和我们都在一起长大 ,在路上可以没有鲜花、没有流血、没有愤怒、没有呐喊、没有焦虑、没有颓废、没有痛苦,但是我们用心感受着。

  相信我们不是在做一个破碎的梦,因为我们在绝望中也会紧紧地拥抱命运之神,我们掌握自己,我们热爱着生活。

《一无所有》

词曲:崔健

我曾经问个不休
你何时跟我走
可你却总是笑我,一无所有
我要给你我的追求
还有我的自由
可你却总是笑我,一无所有

噢……你何时跟我走
噢……你何时跟我走

脚下这地在走
身边那水在流
可你却总是笑我,一无所有
为何你总笑个没够
为何我总要追求
难道在你面前
我永远是一无所有

噢……你何时跟我走
噢……你何时跟我走

脚下这地在走
身边那水在流

告诉你我等了很久
告诉你我最后的要求
我要抓起你的双手
你这就跟我走
这时你的手在颤抖
这时你的泪在流
莫非你是在告诉我
你爱我一无所有

噢……你这就跟我走
噢……你这就跟我走

噢……你这就跟我走

    崔健,朝鲜族,生于1961年,14岁随父亲学小号,1981年进入北京歌舞团任小号演奏员,1984年参与组建“七合板”乐队,1986年写出第一首摇滚说唱歌曲《不是我不明白》,1986年5月以《一无所有》唱红世界和平年演唱会,1988年1月在北京中山音乐堂举办第一次个人演唱会,1988年9月中央电视台卫星传送《一无所有》作为1988年汉城奥运前夜特别节目并做全球播出,1989年2月创作完成第一张个人专辑《新长征路上的摇滚》,1990年3月-4月为亚运会集资举办《新长征路上的摇滚》巡回演唱会,1991年2月发行第二张个人专辑《解决》,1994年8月出版第三盘个人专辑《红旗下的蛋》,1999年8月参加美国西雅图音乐节……

    客观地说,创作于18年前《一无所有》当属中国流行乐的顶峰,尽管那时只是中国流行音乐的启蒙阶段。很多人都会对1986年为纪念国际和平年而举行的百名歌星演唱会记忆犹新,随后出现的西北风潮更是把中国乐坛搅动得黄土飞扬。《让世界充满爱》当然是经典,但更具时空穿透力的却应该是同台出现的崔健和他的《一无所有》:当崔健穿了一件颇象大清帝国时期的长褂子,身背一把破吉他,两裤脚一高一低地蹦上北京工人体育馆的舞台时,台下观众还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音乐起,崔健唱出了“我曾经问个不休.你何时跟我走……”,台下变得静悄悄的,歌曲结束时,在热烈的欢呼和掌声中,中国第一位摇滚歌星诞生了。

  崔健的音乐创作大胆和富有创造性,民族乐器如唢呐、古筝、笛子、萧等与吉他、萨克管、电子琴以及西方的打击乐器融为一体,音乐极富弹性,其间所融进的朋克、爵士、非洲流行音乐、说唱、摇滚的特点和节奏,使他的演唱非常具有感染力和煽动性。

  很明显,崔健的歌曲涉及了诸多社会问题和感情问题,带有一种至少表面上看是非常政治的意念,并且,这种政治与常规的主旋律是不合拍的,我们不可能十分清楚崔健的半地下状态到底是一种主观的选择还是无奈的蛰伏,总之,他一直是一位公众难以见到的公众人物。

中摇经典回忆 - B-mian - 「间设机构」

 

中摇经典回忆 - B-mian - 「间设机构」

 

中摇经典回忆 - B-mian - 「间设机构」

 

中摇经典回忆 - B-mian - 「间设机构」

 

中摇经典回忆 - B-mian - 「间设机构」

 

中摇经典回忆 - B-mian - 「间设机构」

 

中摇经典回忆 - B-mian - 「间设机构」

 

《晚安北京》--汪峰

  汪峰一直在强调“摇滚可以是很优美的”,在他自己的作品中他一直在这样做,在坚持。《晚安北京》那份深沉那份感伤完善的让我们无话可说,而音乐中荡气回肠的键盘以及牵肠挂肚的吉它SOLO,更是许多音乐人所梦想的。


我将在今夜的雨中睡去
伴着国产压路机的声音
伴着伤口崩裂的声音
在今夜的雨中睡去
晚安,北京
晚安,所有未眠的人们
 
风会随着子夜的钟声北去
伴着街上乞讨的男孩
伴着路旁破碎的轮胎
随着子夜的钟声北去
晚安,北京
晚安,所有未眠的人们
晚安,北京
晚安,所有孤独的人们
 
我曾在许多的夜晚失眠
倒在城市梦幻的空间
倒在自我虚设的洞里
倒在疯狂的边缘失眠
晚安,北京
晚安,所有未眠的人们
 
我觉得越来越有些疲倦
听着隔壁提琴的抽泣
喝着世事煮沸的肉汤
越来越有些疲倦
晚安,北京
晚安,所有未眠的人们
晚安,北京
晚安,所有孤独的人们

汪峰:要让摇滚好听点

  汪峰能消除这个世界对摇滚的一大半偏见。他穿戴平常,说起话来温和,自信;他的音乐也越来越温暖,越来越悦耳,但是,对“你还是不是一个摇滚歌手?你的音乐还是不是摇滚”这样的问题,汪峰的回答永远是坚定清晰的两个字:“我是。”
 
  摇滚也可以好听点

  从《花火》开始听汪峰的人是不大能想象得出在那晚在CD CAFé酒吧的演出情景,更不大能相信汪峰也曾砸过吉他。

  那是三里屯一个普通的晚上,挤在CD CAFé里的人都站在了桌子上,举着啤酒,举着打燃的打火机或是蜡烛,和汪峰一起吼唱。在汪峰这些年的演出里,达到这样的临界状态总共也就3次,汪峰说自己当时就知道这琴不砸是不行了,他也知道那把吉他值多少钱,他也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但是他还是举起吉他,狠狠地砸了下去。

  对听众来说,有这样的怀疑也是件自然的事。汪峰的歌太好听了,似乎不大符合摇滚常见的愤怒和压抑,可是它又不像流行音乐那样听过就忘。需要不断地为自己的音乐归属做解释已经让汪峰有点烦了。“一个年轻人,没有怀疑,没有不满,没有愤怒,他为什么去写歌?所以我也有过巨怒无比的歌,许多人也听过。现在我的表达方式变了,我要对自己所看到的生活发表自己的看法,但是我要让更多的人听到我的看法,以前的摇滚是很有力量,很冲击,但是听众可能连歌词都听不清楚。摇滚就不可以好听点吗?我没有说这是我成熟了,这完全是表达方式问题,我选择了我最喜欢的一种。”

  去掉老崔这些前辈,汪峰只愿意把自己和窦唯、许巍、张楚划在一圈,“朴树的新专辑没出,不敢说。”从“鲍家街43号”到现在这4张唱片,他基本上只唱自己写的歌,按照自己的最惯常的方式表达。他看重的是歌词所表现的内涵,要说到演出的表现,汪峰不觉得和摇滚有什么关联。要说非要像某些人打着摇滚的名义,做出那样夸张的效果,汪峰说自己也会,可还真是不屑。

  在摇滚圈里,汪峰也有几个非常要好的朋友,比如许巍,但是数量不多,“像这样的朋友我们一年真正坐下来聊的机会也很少,谈也是谈音乐。”更多的好朋友都是些普通人,做着普通的工作,过普通的生活。汪峰说,这就是自己音乐的源头。

  不能在两种极端生活

  汪峰坐在“白房子”酒吧里,和他的发型师、摄影师、平面设计师一干人等谈着他签约华纳唱片后的第二张专辑《爱是一颗幸福的子弹》的包装设计。这家酒吧坐落在三里屯北街上,汪峰现在经常来这里,他喜欢这家店中西结合的炒面。

  京文公司和他们乐队签约出《鲍家街43号I》之前,汪峰也经常出没在这里。

  1996年前后那阵,随便数出几打和汪峰他们一起在这里活动的地下乐队,实在不是件难事。鲍家街43号的特别之处在于,他们只排练创作,从不演出。演出是这些地下乐队谋生的方式,也是寻找伯乐的一大途径,可是汪峰总觉得那种水平的演出只能用来糊弄别人,他说服不了自己现在就拿出自己的音乐,所以他宁愿和伙伴选择一种更为艰苦的方式,先是不断地累积,直到整个乐队能像火山一样地不可抑制地爆发。等到在马克西姆酒吧里唱出第一句歌词的时候,汪峰从国家芭蕾舞乐团离开都已经快一年了。

  国家芭蕾舞乐团是汪峰毕业后的第一份工作,“是份正经工作,我想总该给父母一点稳定的感觉吧。”在这半年,汪峰白天在乐团拉小提琴,晚上在租来的小屋里创作排练。“我相信有的人可以在两个极端生活,可我不能,所以最后我选择了一种,放弃了一种。”

  这个选择对汪峰意味着这样一件事:自打进了小学就开始拉,一直拉成了大学专业的提琴,要被他永久性地搁置到家里的小橱柜里了。中央音乐学院留给他的印记,就只剩下了一个名字:“鲍家街43号”——中央音乐学院的街道门牌,被他拿来作了乐队名。汪峰说这是给自己“永远的青春年代一个永久纪念”,除此之外,别无他意。

  要让汪峰现在回想辞职后漂着的那两年,到底是靠什么钱过活,可真是难为他,他只知道实在扛不住的时候去找父母要过,“但也不能天天向爸妈伸手,那哪成啊?”这种艰难生活的考验的经历似乎是地下乐队都无法绕过的,其结果也无非是这样3种:或是无声无息地解散;或是靠在不大不小的酒吧里演出过活坚持;或是被唱片公司慧眼识出,终成正果。第一种最多,各地的乐队似乎都是通过这样的方式自生自灭地完成着新陈代谢;最后一种最少,要有实力,也要有运气。

  汪峰承认自己的运气,他一直说自己是个“幸运的绝望的年轻人”。可他自始至终也很自信,从高中开始写歌开始,他就知道一定会有许许多多的人能听到自己的音乐,而且,“再过50年,起码那首《晚安,北京》会留下来。”

  是的,20世纪90年代在北京生活过的人,一定曾经在某个午夜听到过汪峰的这句问候。那时候还没有一个唱片公司知道有这样一个乐队,也没有人听到过这样一首歌。当著名DJ张有待在《午夜蓝调》的播音间,轻轻地把一张唱片推入CD槽,那些还未入睡的人们忽然就被这样的音乐温暖和笼罩:晚安,北京;晚安,所有未眠的人们;晚安,北京;晚安,所有孤独的人们……

中摇经典回忆 - B-mian - 「间设机构」

 

中摇经典回忆 - B-mian - 「间设机构」

 

中摇经典回忆 - B-mian - 「间设机构」

 

中摇经典回忆 - B-mian - 「间设机构」

 

中摇经典回忆 - B-mian - 「间设机构」

 

中摇经典回忆 - B-mian - 「间设机构」

 

中摇经典回忆 - B-mian - 「间设机构」

 

中摇经典回忆 - B-mian - 「间设机构」

 

中摇经典回忆 - B-mian - 「间设机构」

 

中摇经典回忆 - B-mian - 「间设机构」

 

中摇经典回忆 - B-mian - 「间设机构」

 

中摇经典回忆 - B-mian - 「间设机构」

 

中摇经典回忆 - B-mian - 「间设机构」

梦回唐朝

词曲:唐朝乐队   

  菊花古剑和酒 被咖啡泡入喧嚣的亭院
异族在日坛膜拜古人的月亮 开元盛事令人神往
风 吹不散长恨
花 染不透乡愁
雪 映不出山河
月 圆不了古梦
沿着掌纹烙着宿命 今宵梦醒无酒
沿着宿命走入迷思 梦里回到唐朝
今宵杯中映着明月 男耕女织丝路繁忙
今宵杯中映着明月 物华天宝人杰地灵
今宵杯中映着明月 纸香墨飞词赋满江
今宵杯中映着明月 豪杰英气大千锦亮
今宵杯中映不出明月 霓虹闪烁歌舞升平
只因那五音不全的故事 木然唱合没人失落甚麽
沿着掌纹烙着宿命 今宵梦醒无酒
沿着宿命走入迷思 梦里回到唐朝
忆昔开元全盛日 天下朋友皆胶漆
眼界无穷世界宽 安得广厦千万间
沿着掌纹烙着宿命 今宵梦醒无酒
沿着宿命走入迷思 梦里回到唐朝
今宵杯中映着明月 纸香墨飞词赋满江
今宵杯中映着明月 豪杰英气大千锦亮
沿着掌纹烙着宿命 今宵梦醒无酒
沿着宿命走入迷思 彷佛回到梦里唐朝

  中国古代,历史上公元618--907年这段时间的朝代为"唐",这是中国历史上的鼎盛时期。自唐高宗开国以来,历经贞观之治,开元盛世,其时中土英才代出,万国朝唐,丝绸之路连系了东方与西方,一切的一切在这里交流、包容、融合,终于凝结成灿烂的"唐文化"。

  现代中国北京,有这样一支由四位长发飘逸、高大挺拔的北方汉子组成的摇滚乐队,他们追思盛唐古风,用音乐诠释历史、张扬生命与个性,劈裂陈朽的框架,席卷纷扬的心绪。他们高唱着"梦里回到唐朝"、"太阳,我在这里!"挟豪侠之气从幽幽古梦里切入现代生活,他们的名字叫做--"唐朝"。

唐朝乐队

乐队成员:
丁武--主唱、吉它手
1962年12月30日生于北京,早期参与组织多支乐队
1988年创建唐朝至今,北京摇滚圈中坚,一位列侬式的人物

郭广怡--现任吉它手
1966年3月7日生于美国纽约州,唐朝初创成员,乐队音乐观念的奠立者之一1996年8月重新加入唐朝。

顾忠--现任贝司手
1968年7月7日生于北京,历任“呼吸”、“时效”、“惊蜇”等乐队成员,一位经验丰富的乐手。

赵年--鼓手,打击乐手
1961年2月11日生于北京,也曾加入多支乐队,唐朝元老队员,乐队的基石。

张炬--前任贝司手(已故)
23岁,身高182公分,湖南人,中学学体育,曾获全中国跳高比赛第二名,毕业后开始学吉他,之后改弹贝司
1988年和丁武共创“唐朝”,虽然年轻,却曾参与组成三个乐队,是年轻一代摇滚乐手中,人缘最好人之一

刘义军--前任吉他手(已退出)
28岁,身高184公分,河北廊坊人,中学毕业后在工厂工作
1982年开始学吉他,1985年不顾家人反对,上北京求教,刻苦学琴,平均每天练琴8小时以上
1992年《SPIN》杂志评为“中国最伟大的吉他手”,不只因为他的技艺出神入化,更因为他的吉他声中充满创意与感情

唐朝乐队成立于1988年,在四年艰困的成长过程中,有无数血泪交织的故事。对于他们的成绩,许多评论认为,这也是亚洲文化的另一个起点。但是我们明白,对于许多听惯港台音乐的人,他们的歌不一定能被理解和接受。我们只是希望你知道,正有一群和你血脉同源的年轻人,想爱过音乐,传递他们对生活的体验与挣扎,在歌声中传达渴望和梦想,不管他们的名字会不会在历史上留下位置,他们尝试在写他们的生活和他们心目中的中国。

如果你能听见勇气和力, 那是因为他们北方汉子无所畏惧的个性;如果你觉得看见了古代的谊侠与剑客,那是因为他们在庞大土地中成长的开阔胸襟;如果你感受到一点诗人的气质,那是因为他们经常思索,不断反省;如果你看到昂首嘶吼的复仇之魔神,那是因为他们对生活的渴望太强太强;如果你感觉到更大的空间和想象,那是因为他们在音乐里放进了很多希望。如果,你听见了一种中国人的自信,那是因为他们做到了原来你以为只有西方人才做到事。那是因为你同样也有对中国人的渴望。

 

  评论这张
 
阅读(534)| 评论(4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