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ruler-compass:works

尺规作图事务—规者,正圆之器也—视觉策略:品牌规圆—设计顾问—视觉沟通—视觉传达

 
 
 

日志

 
 
关于我
re:

■文化无根×身份危机■语言‖行为‖传统‖信仰‖道德‖法律‖文化‖艺术■构建形象×塑造身份■修饰即掩饰Le Corbusier

设计人语  

2006-08-17 13:09:38|  分类: 虚无:Light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香港凯达柏涛于1982年在香港成立,以其高质量的设计和管理素质在国际建筑设计市场上得到好评。去年底的一次大型国际建筑设计论坛会期间,该公司的吴家贤、刘克峰、韦业启三位董事、注册建筑师联合接受了本报记者的采访。完美恒久的建筑应具有可持续性
  凯达柏涛的宗旨是创造完美恒久的建筑。
  首先,他们认为:完美恒久的建筑不靠单纯的外表,应该与时代的环境特征联系在一起。能够反映当时的文化、技术主流概念的建筑,恒久性会更多一点。例如欧洲、上海以前的房子,不是因为它们美丽,而是因为那些建筑代表了当时的一种文化。设计师们根据当时当地的环境和要求,做出了具有时代性的设计。文化、艺术代表一定的社会特征,它们在不同时期的互动往往在建筑上体现出来。所以,最具有时代特征的建筑最具有恒久的完美性。
  其次、他们认为,完美恒久的建筑是与科学技术的发展联系在一起的。从人类建筑史来看,经历了木建筑、石建筑、玻璃建筑及现代的钢结构建筑等等,每一个发展阶段都采用了当时最先进的建筑技术和建筑材料。不断进步的建材工业和科技新发明总是推动着人类生活水平的提高,也对建筑设计提出新的要求。所以不同时期的具有完美恒久性的建筑是最能体现当时科技发展新水平的建筑。
  第三,他们认为完美恒久的建筑是与人们的生活用途联系在一起的,是反映当时人们生活的理想要求的建筑。不同的时代,人们对生活的要求标准不同,对居住环境和条件的要求也不同,与此相适应,建筑师所设计的建筑总是从满足人们的生活需要出发,或者代表人们远景一点的要求。不可能首先只想到我要设计一个留给后世的完美恒久的建筑。因为建筑师要追求建筑与市场效益的统一,建筑师的设计是以业主为中心,同时作为用户和设计的参与者发展项目构想。自始至终,设计人员与客户交流合作,研究和制定项目的最终目标。通过精确的理解和分析,使设计具有美观、经济及使用价值。
  第四,他们认为艺术性对设计师是相当重要的。在目前国际经济一体化趋势越来越强的今天,全球化的文化交流会推动建筑设计不断产生新的作品出来。不同的国家具有不同的建筑设计理念,历史的建筑也可以通过翻新改造赋予新的时代意义。例如泰国曼谷的一个大商场,十几年前是当时国内最大的,最近采用新技术进行了翻新改造,赋予这座建筑更深层次的新的追求,虽然表面上看不出来,但内部更漂亮,把节约能源、通风照明等新东西都放在里面了。实际上,北京的王府井百货大楼等建筑也都经过了这样的改造,更加增强了这些建筑的完美恒久性。
  建筑师与房地产发展商对完美恒久性建筑的追求,本质上是一致的
  说到建筑师与业主之间的矛盾,凯达柏涛的几位董事一致认为,这种矛盾性是相对的。首先,作为设计人员,设计出来的东西不是单纯表现个人的,虽然深层次的个人才华可以表现出来,但不是外在形式的表现。作为建筑总是表现社会和时代要求的;其次,设计所面对的业主要求也不是业主过分个人化的要求,从根本上说还是社会的要求,因为作为发展商只有他开发的物业符合社会的公共性要求,才会有市场,才会适应市场的需求;第三,无论是业主还是设计人员,它们所从事的建筑业都是与社会、建筑技术发展、人们的生活需求紧密联系的,社会、发展商、建筑师这三个方面的要求都是相对的,虽然各方可能代表了不同社会阶层的不同要求,但在社会营销观念这个大前提下,彼此是完全可以相互沟通的。
  他们认为,设计师与发展商沟通得好,设计会更好,发展商取得的经济效益也会更大。例如在设计的时间和费用上,发展商会更多理解建筑师,给予设计人员更多的发挥空间,设计水平上去了,整个社会的建筑水平就会不断提高。以社会需求为总目标的发展商,是完全可以在这方面实现一种平衡的;又如建筑与环境的关系问题,如果容积率过高,整体环境就不好,这是发展商自己给自己找麻烦。第一期可能卖得好,第二期就不好卖了,品牌就会受到影响,
  如果环境做得好,容积率低一些,保持整个楼盘的个人空间享受,就可以有一个长期的发展,理性的发展商都会意识到这一点。
  中外建筑师携手建造完美恒久的建筑
  有关海外设计业进入中国大陆建筑设计市场问题,是业内十分关注和争议颇多的话题。凯达柏涛的几位国际注册建筑师一致认为,建筑设计是国际性的,交流是没有分界的,竞争越强,设计水平就会越高,市场需求是不同的,有竞争就会有进步。对于行业内的地方保护和排外现象,他们认为目前是一个过渡期,他们建议建筑师之间应该公平地相互配合,他们也希望聘请一些国内的建筑师与他们一起解决设计中的难题。他们建议中国的建筑设计行业要以更加开放的心态平等竞争,相互交流,用图画、设计图纸上的线条作为共同的语言来交流,以平和的心态参与竞争。国内国外的建筑师各有所长,建筑技术也有很大差别,设计要与建筑技术很好地结合起来,大家都有一个互相学习的过程。中国正处于经济高速增长时期,建筑设计市场很大,不是几个设计公司可以垄断的,应该是全世界的建筑师都来发挥自己的力量,共同为人类创造新的完美恒久的建筑理想。

 

 

陈丹青:我还有许多真话

 

叫喊没用,我知道,可是我仍然要叫。言论便是言论。贵报追究许多事,十之七八恐怕无效,可是贵报还在办,为什么?”——陈丹青

  这是一本说真话的书。”——《新周刊》评陈丹青新作《退步集》

  2005年初,艺术家陈丹青新书《退步集》问世,书里收录他去年10月给清华校方的辞职报告,辞职报告迅速引起了巨大的社会反响。由于他尖锐批评了教育体制,并出于对一些制度不满而请辞,私人化的辞职成了社会话题。陈丹青一下子成了焦点,信件、电话、短信,纷至沓来。

  至于陈丹青请辞,并非像外界想象的那样紧张,某些报道渲染了事件的戏剧性。2005年底,回忆此事,陈丹青语气平静,他说,辞职只是出于自己的性格,实在看不过教育体制的种种问题。在内心深处,他对引荐他的老教授,对清华大学 的聘用深存感激和尊敬。在日常工作和生活中,他和领导、同事关系良好。他一再强调,学校对他很好,没有任何不愉快发生。

  从2005年起,陈丹青不再招生,他的任务是完成自己第四研究室”4名研究生和2名博士生的学业。等到2007 年暑假孩子们全部毕业后,我就正式离开清华

  陈丹青现在还在讲授公共选修课,他的课吸引了理工科学生,甚至外校学生。有学生在清华论坛上发帖子感叹说,听陈丹青侃侃而谈是一种享受,不时受到启迪。

  陈丹青不习惯学生喊他老师。他和学生就像朋友,或者是艺术家之间亲热随便的关系,能一起吃饭聊天,仿佛他自己当年在中央美院读书时一样。

  在身份、作品、角色、性格中,陈丹青仿佛有种双重性:一方面他是个低调的人;另一方面,他坦率、广泛地针对现实发言。

  早在2000年,他就直指中国美术界是行政美术界,中国当代美术史是行政美术史;他也曾抨击过北京、上海的城市规划和建设,指出中国城市谈不上建筑景观,只有行政景观,反复追问城市建设与历史记忆的关系。他今年于鲁迅纪念馆做的讲演结尾,突然感叹今天的中国文化人变得越来越不好玩。接受媒体访谈时,他对社会转型期种种社会现象和话题,发出泼辣无忌的讽刺和调侃。

  陈丹青的批评也招致许多非议。有圈内人说他不务正业,吹牛胜过文章,文章胜过绘画。美术圈外,人们为他叫好,说他代表了社会良知。

  在公众与媒体眼里,陈丹青仿佛一位老愤青。日常见到的他,聪明、幽默、儒雅、友善,把酒闲谈,爱开玩笑,跟他一起吃饭真是件有意思的事。但一谈到社会问题,又是个严峻的陈丹青,神色庄重,仿佛有层冬天的霜凝结,和他笔下的文字一样,坦率、直接、尖刻。

  下乡当知青的经历,在纽约洋插队的生活,对陈丹青影响深刻。在国外,陈丹青注意到中美艺术家们在价值观和生活方式上的深刻差异:美国艺术家都是个体户,自己选择自己承担,不靠国家,不靠单位。另一方面,人人都为自己负责,国家社会是你的,你得有个态度。陈丹青说,你说我是艺术家,是知识分子,我都不乐意,不承认。”“不要上角色的当,不要上专业的当。不要真的以为自己是个艺术家,是个知识分子。

  在纽约18年,陈丹青心甘情愿边缘化。我喜欢看看热闹,但不凑热闹,因为他讨厌任何被称为主流的事物。命运弄人,当陈丹青作为著名海归受聘清华,也成了中国的准主流

  回国之初,陈丹青的愿望是:带几个好学生,把外面的眼界告诉学生。真是自作多情!他自嘲被现实击碎的梦。在他眼里,人比艺术重要,学生比学校重要,学生是学校的生命,可是他看见在今天的学院里学生最次要。他说:我有什么好愤怒的?我的情况已经很好了,我是为年轻人的处境愤怒啊!

  面对种种社会现象,说,还是不说?在什么时候说?说了对自己有什么不利的影响?在很多时候容易成为知识分子的一个心病。在别人看来,身为清华教授,拿着不低的薪水,工作也不算劳累,更受人尊敬。但是陈丹青说:每次开会坐下来,我都想,算了,今天不说了,可是忽然就已经说出口来。

  除了美术,陈丹青还观察着教育、音乐、建筑、影像等领域,五年来他结集出版的四本书,都是观察与关注的结果。陈丹青兴趣广泛,他喜欢看电视剧、听流行音乐、看美男美女、和朋友喝酒聊天。他喜欢一切有趣的事情,在一切事情中看出有趣。他说:站在马路边看人就很有趣。

  对中国社会的进程,他说:现代化过程是三个层次,一是器物、一是制度、一是文化。由于器物层面的超速现代化,制度、文化的滞后日益凸显。……”

  说到这些,陈丹青的脸色陡然庄重。

  2007年以后,陈丹青将彻底做名画家。我只想自己一个人,保持说话。他坦言,今天不存在徐悲鸿那代人从海外回来兴办教育的机遇,但他对目前社会与民间的空间毫不犹豫给予肯定。

  关于外界褒奖其著书,陈丹青反应很简单:不是写得好,是为几句真话。最后陈丹青补充道:

  我还有许多真话。

 

 

  评论这张
 
阅读(114)| 评论(0)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