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ruler-compass:works

尺规作图事务—规者,正圆之器也—视觉策略:品牌规圆—设计顾问—视觉沟通—视觉传达

 
 
 

日志

 
 
关于我
re:

■文化无根×身份危机■语言‖行为‖传统‖信仰‖道德‖法律‖文化‖艺术■构建形象×塑造身份■修饰即掩饰Le Corbusier

网易考拉推荐

康平  

2006-12-30 21:24:56|  分类: 虚无:Light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杉浦康平---艺术简历

            平面设计大师、书籍设计家、教育家、神户艺术工科大学名誉教授。 1932年生于日本东京,东京艺术大学建筑科毕业。曾担任德国乌尔姆(ULM)造型大学客座教授。曾获德国莱比锡[世界最美的书]金奖等国内外大奖。1998年被授予国家紫绶带勋章。 通过对意识领域视觉化研究的独特手法,始终对众多创意人产生着影响。将亚洲传统的、神话的图象纹样造型的本质形容成“万物照应的世界”,见诸于多部著作。策划、构成多个介绍亚洲文化的展览并经手相关的图书设计,同时与亚洲各国设计师建立了密切的关系。 主要著作:《文字的宇宙》、《花宇宙=生命树》、《文字的祝祭》、《日本的造型。亚洲的造型》、《造型诞生》、《吞下宇宙》、《叩响宇宙》、《亚洲的书籍、文字与设计》、《疾风迅雷——杉浦康平杂志设计半个世纪》

            杉浦康平 
            国际知名平面设计家、书籍设计家,神户艺术工科大学名誉教授,亚洲图像研究学者第一人。 1932年生于日本东京,1955年毕业于东京艺术大学建筑科,1964-1967年任德国乌尔姆造型大学客座教授。1970年起开始书籍装帧设计,创立以视觉传达论、曼荼罗为中心展开亚洲图像、知觉论和音乐论的研究。1982年设计的图书获莱比锡世界最美的书金奖,1998年被授予日本国家紫绶勋章等。曾策划多个介绍亚洲文化的展览会、音乐会和相关书籍的设计,以其独特的方法论将意识领域世界形象化,对新一代创作者影响甚大。 主要著述 日本的造型·亚洲的造型》(三省堂)、《造型的诞生》(NHK)、《吞下宇宙》(讲谈社)、《叩响宇宙》(工作舍)等。设计作品集《疾风迅雷:杉浦康平杂志设计的半个世纪》(Trans Art,该书中文版由三联书店出版)。

            现代艺术设计的先行者--杉浦康平
            写在《疾风迅雷--杉浦康平杂志设计半个世纪中国展》即将开幕之际
            --吕敬人
              杉浦康平先生以其半个世纪独树一帜的书籍、杂志、视觉信息图表、海报、音乐封套、亚洲图像学等不同门类领域的设计和研究,如疾风迅雷横扫日本列岛,似流星闪烁窜越五十年漫长的岁月沧桑。以他的激情和智慧,点亮一盏照耀东方文明熠熠增辉并引以为豪的传统文化和审美哲学之灯。他在每一阶段的创造性思维和理性思考均具有革命性的意义,引领着时代的设计语言,他"悠游于混沌与秩序之间",在东西文化交互中寻觅东方文化的精华并面向世界发扬光大。他是日本战后设计的核心人物之一,是现代书籍实验的创始人,在日本被誉为设计界的巨人,艺术设计领域的先行者。他提出的编辑设计理念改变了出版媒体的传播方式,揭示了书籍设计的本质。他独创的视觉信息图表提出崭新的传媒概念,更为今天的数码载体信息传播作了重要铺垫。他的"自我增值"、"微尘与噪音"、"流动、渗透、循环的视线流"、"书之脸相"等设计理念和"宇宙万物照应剧场"、"汉字的天圆地方说"等理论构成了杉浦设计学说和方法论,这就是杉浦康平的设计世界。
              按说这位世界顶极设计师早该有他的作品集或个人展事为外人熟知,但恰恰不事张扬的杉浦先生别有自己的思考,五十多年来他从未进行过一次个人作品的出版活动和展事,哪怕是参加他人举办的综合展,都未曾参加过。他认为设计活动在其作品经由读者翻阅并传达到内心,设计的功能就此完成;书刊设计与绘画者的创作不同,后者经过闭门创作后需要向外公开作品,或办展览或出画册,而杉浦先生认为设计师以有效的行为,方法论告诉人们信息的诞生,这是设计的主要作用。设计师的作品,与社会行为密切相关,因此,这些作品发光是在它第一次在社会出现的瞬间,设计是需要与社会接触的行为,一个以瞬间为媒介,倾注自己的全部力量,说服对方。珍视自己的作品与社会接触的瞬间,把其时其地当作展览会场。书籍设计以载体形态面对读者,这就是它的使命。
              自五十年代中期开始从事书刊设计以来的整整半个世纪,杉浦完成的作品硕果累累,仓库租了一个又一个。前不久日本最大的印刷企业主持的东京银座ggg画廊盛情要为杉浦先生办一个作品回顾展,从未开过个展的杉浦先生为难了,面对五十年的艺术生涯的作品积累如何挑选,于是在众多研究领域里选择相对容易疏理的杂志设计作为开场。这就是在日本全国巡回展出,接着在韩国举办,并即将在十一月初北京今日美术馆举办的《疾风迅雷--杉浦康平杂志设计的半个世纪》展的由来。人们为杉浦先生富有前瞻性的设计智慧和无与伦比的专业精神所震撼,人们发现其严谨的科学性与东方的哲学思维相融合的设计理念已影响了几代日本设计师,并在东方诸国产生积极的影响和连锁反映。近些年来他穿梭于东亚及南亚诸国,呼吁亚洲各国珍重自身的传统文化,提倡二十一世纪亚洲文化走向世界的自强精神。由于他对中国文化的尊重和孜孜不倦的学习态度,使他对中国始终抱有一种亲近感。七十年代他随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文化考察团访问中国,尽管那时还处于文革时期,仍对于中国久远的历史文化产生浓厚兴趣。1989年受中国出版工作者协会邀请,与另一位日本设计家菊地信义访华,并作了精彩演讲,传授他的设计思想,令当时的许多听者留下深刻的印象,至今难以忘怀。1999年,由中国青年出版社出版了他的论著《造型的诞生》,书中对东方造型的渊源和造型方法论作了深入浅出的分析,在中国当代年轻的设计师心中播下了设计文化的种子。2004年他出席北京首届书籍设计家论坛,发表了著名的演讲《一即二,二即一--书之宇宙》,吸引了更多的中国设计师对东方设计哲学的深层思考。2005年他受上海之邀担任《中国最美的书》的评委,高度评价中国近年来书籍艺术,回国后在日本媒体上撰文到处介绍中国书籍设计的进步与发展。2006年由他倡导在韩国汉城设立《东亚书籍设计精品中心》,将东亚各国设计家的最佳作品汇聚起来,并定期进行学术交流活动,以推动亚洲优秀的书籍文化向世界推广,杉浦先生成为亚洲书籍艺术交流的使者。
              杉浦康平先生是一位潜心于学术研究型的设计家,他不热衷于社会交流活动,不参加任何专业团体,他不把时间浪费在工作以外的事上,他在日本一直保持着孤高的地位,人们只得"隔海相望",议论传闻着他非凡的艺术经历和异于常人的思想行为。
              杉浦先生1932年9月5日出生在东京。年轻时就开始弱视,两眼视力0.1以下,还带有乱视和钝视。除了看电影,他从不戴眼镜。有趣的是,他看天居然能虚眯着瞧出十来个月亮,周围的人感到很吃惊,为什么他能比平常人看出多好几倍东西来。更令人惊讶的是他书写的精致、密集、工整的文字均小于平常人视力以内能看清的4~5P小字。
              1955年杉浦先生毕业于东京艺术大学建筑科,1956年在日宣美展获大奖,日宣美奖是当时年轻人心目中的最高荣誉。50年代末,他在平面设计中已显露才华,到60年代在《音乐艺术》《广告》《设计》《新日本文学》的设计中注入自我增殖概念,运用数个母体同型的移位变向衍生变幻无穷的造型。他在正方形框架中寻求几何学抽象构成,创造序列音乐作曲法中的数理性秩序法则。杉浦先生一直关注意大利的前卫艺术运动,研究未来派的噪声音乐的构成规则,或联想地球宇宙空间弥漫的电磁波的表现形态,一种对于噪声的前瞻性理解和发现,开始渐渐形成杉浦先生以后的主要设计语言之一。
              六十年代后期杉浦先生以大自然中每个个体物质互生共存的生态特征为基础,研究出有着无穷变化不断衍生繁殖的杉浦纹理,设计出独具个性的作品。
              持之以恒对抽象几何学造型锲而不舍的探索,杉浦先生肩负起那个时代现代主义造型语言之一翼。那种充满生命感的设计表现出深厚的人文底蕴,经久不衰,至今仍显现出充沛的活力。
              由东京都文化局出版的反映日本民俗文化的季刊杂志《银花》,自70年代初创刊至今一直由杉浦先生担任设计已整整三十六年,他为构建近代活字主流字体的审美气质和传达表现进行了大胆的试验和实践,尤其是粗宋体那种浓重的"黑色"在竖排字体的构成中尽情施展具有丰富的音乐节奏感的魅力。
              日本设计界泰斗原弘在与龟仓雄策的对谈中这么指出"我想日本如果出现一位对文字有天赋的人,日本字就可以写得美了,果然杉浦康平出现了。自从他的出现,开始有了用日本字创造的美"。可见杉浦先生在文字方面注入心血的研究成果,在日本具有举足轻重的位置。
              杉浦先生创造性地将瑞士完善的网格体系运用到日本特有的竖排格式中,同时它的设计规则是一种倍率增减秩序的格子天地,他对精确度达到洁癖程度的苛求,最终达到几乎完美无瑕的程度。
              日本著名评论家臼田捷治先生这样评述杉浦设计"用'编辑观念'命名的书籍设计是一种知性的创作活动,要求在既有的作品上增加创造功能的原创,从这个层面上再看杉浦先生无数的创新,超越编辑技术的一般文化相关意识和感知来捕捉设计的原点,加之其独立高标的造型思维。我深深有感于杉浦先生是最富于编辑观念的设计师,让书刊灵动起来,以令人心动的知性信息载体送到了读者手上。"
              他还指出:"杉浦先生对亚洲图像的认知,倾注到他的书籍设计与杂志设计中,在诸多设计中,充分体现亚洲民族、民俗文化记号,并将其进行"解体与重构",真可谓将亚洲文化在设计中发挥得淋漓尽致。即使有时看似奇异,他矢志不渝的挑战必定有其独立的设计思考,以及他对国内外图像创造性的解释为依托,成为他近半个世纪活动的潜流。充满独创性的革新旗手,孜孜以求的书刊设计的真正妙趣,无数的惊世之作,凝神细看一定会给你无尽的启示。"
              记得2004北京国际书籍设计家论坛上,杉浦先生在演讲的最后有一段精辟的论述,引人深思。他说:"'一即多'和'多即一'的设计规则蕴含着动态生命的整体表现。多元与凝聚、东方与西方、过去与未来、传统与现代都不要独舍一端,明白融合的要义,而产生出更具涵义的艺术张力。
              依靠两只脚走路的人类,亦步亦趋这是人们前进和发展的步伐。如果行走中后脚不是实实在在地踩在地上,前面这只脚也迈不出有力的一步,这后脚不是踩在拥有丰厚的传统历史文化的母亲的大地上吗?
              人类正是踩着历史文化积淀深厚的土地的第一步,才会迈出强有力的文明'第二步'。进化与文明,传统与现代二只脚交替,以清晰、单纯、扎实的步伐,这才有迈向一个前进方向的可能性,这正是'多即一,一即多'的道理。"
              1989年、1992年我有幸二度在杉浦先生的事务所学习,在他身边聆听书籍设计艺术的教诲,在他的艺术作品中领略设计者与读者之间的心灵对话,从旁感受杉浦先生研究治学,艺术创作的过程,感悟行事做人的修为。
              事务所设在涉谷并木桥附近的青山秀和公寓507室,这一带有许多旧书店,先生爱书成癖,为此1968年设立的事务所就选择在书店街的附近。那时独立的设计家还很少。奇怪的是杉浦事务所的英语称谓:[PLUS EYES],直译是复眼,即昆虫的视觉器官,由无数个六角形的小眼构成一个繁密的视觉球体。当时我甚感困惑,请教先生,得知这是复眼的联想引伸--"多视点",噢……对宇宙万物,对昨天、今天、未来,多层次、多角度、全方位地观察、解析、探究……这正是杉浦理念的精髓所在。我抱着极大兴趣渐渐走近杉浦康平的世界,去感悟其中意蕴无比的广阔天地。
              除507室,还有一个505室是事务所的另室(现已移至楼上一套房间),里面存放着大量世界稀有珍贵的书籍。那里是杉浦先生日夜做研究的私藏图书馆,非亲近的人是不允许入内的,那里是书的海洋。
              杉浦先生每到一个国家,尤其是在亚洲各国要买大量珍贵的图书资料,他了解全日本经营有关亚洲文化的书店。每每有这类书的信息,他都会亲自寻访搜索,比起美术画册和设计类图书,杉浦先生更注重社会历史人文关系的书籍。他以"青山书籍中心"的名称,电话订购各类图书。旧书店街神保町的[一诚堂]、书籍流通迅疾的神田小川町的[源喜堂]、在东京专卖与中国相关书籍的[琳琅阁]……都是先生熟门熟路的去处。而亚洲许多国家地区的重要书店和出版社,都有他专门关注和联系的书籍流通渠道,每周都有大量的书流入"书籍中心"。
              在音乐方面造诣颇深的杉浦先生,六十年代开始,与武满彻、一柳惠等现代音乐家组织了一系列音乐活动。诸如民族音乐、古典音乐、现代的古典音乐等等。音乐融入杉浦康平的生活空间,渗透于他的生命之中。他的音乐唱片设计是另一个庞大的设计领域。
              音响编辑是他久久保持着浓厚兴趣的业余爱好。在事务所的一角,放置着音响设备,室内朝暮都游荡流淌着间息不断的东方音乐声,让你感受无时不刻富有感染力的天籁之声氛围。先生每次去神户授课,乘新干线的途中,随身携带世界一流的超小型音响设备,供一路享受音乐之用。
              对日本民俗的研究,也是他另一个注重点:夏日的庆典节日、秋日的民间民俗活动等。一年中他要去二至三个地方,了解各种文化习俗,收集各地视觉艺术的原始素材,吸收来自于深植于人文大地的各类文化养分。
            在杉浦先生的工作中,有许多相互信赖的学者,插图画家,植字人员。那些画家们,根据先生的创意构思启示下,一个个创想自由的想像力世界才得以完成。其难度是需要才能和毅力的。而对于文字的排列组合,杉浦先生投入异乎寻常的心血,为此,那些植字人员以他们对文字的特殊感觉和不厌其烦的辛苦完成非常态所能做到的文字排列,以实现《杉浦文字学》的理念。
              事务所的助手,均来自各专业大学的毕业生,跟随杉浦先生十年以上,甚至二十年的不在少数,现还在事务所的助手佐藤笃司跟随先生已达二十五年之久。他们不仅仅做设计工作,还有插绘、地图的制作、各类数据的处理……大量的工作就靠这么一部分人来完成。每天不到深夜12点,电车末班车发车时间,他们是不会离开事务所放下手中的工作的。我亲身经历了这一过程,至今还潜移默化的影响着我,其动力源自于先生教诲的责任感和事业心,绝非报酬。
              先生对工作容不得半点失误,他至高无上的完美主义,令助手们敬畏,令印刷制版公司感到"恐惧",但又为印出他美伦美奂的设计作品感到自豪,助手也因此受益匪浅。
              几十年来,他几乎只穿一种式样的衣服,称之为"KURTA"的一种印度衣衫,纹样独特的衣料均是在世界各地精心挑选,并请人为他特意裁制的丝绸或纯棉织品。这种衣服衣裾比普通的长,走起路来风从无扣的袖子和衣裾中拂拂穿过,十分爽快。杉浦先生腰板挺直,大步流星,每天随先生外出用餐的年青助手们快步走也赶不上他的速度,只见远处飘然闪动着他的身影,大家一溜小跑紧随其后而无奈力不从心。用行似疾风,声如洪钟,思若泉涌,来形容先生,实不为过然。
              鉴于杉浦先生对文化艺术教育事业所作出的卓著贡献,一九九九年国家授予他最高荣誉奖--紫绶带勋章。先生给予每个人有一种深刻的吸引力,他虽然要求严格,但不分年龄辈份,对待他们同样慈祥亲切、诲人不倦,始终让你感受到他全新的思维方式和充满活力的创想力。
              杉浦先生就是这样一位既平常又非凡的人。

-----------------------------------

            杉浦康平:拒绝时尚的时尚者
                 
            五十多年来,杉浦康平一直拒绝任何形式的作品出版与展览。他用两眼0.1以下的视力鉴别各种色彩、形状,并一步步走向设计的顶峰借用“中国文化”,杉浦康平轻松坐上亚洲平面设计的头把交椅。五十多年来,他拒绝任何形式的作品出版和展出,近日却将自己的设计代表作品带到中国来。在今日美术馆,这位面目慈祥的老人对《财经时报》表示,他痴迷中国文化,也喜欢中国年轻人的设计,他希望能把中国设计带到日本去。

              把文化融入设计中

              杉浦康平几十年来,几乎只穿同一款式的衣服,不熟悉他的人以为他“吝啬”,熟悉他的人则知道他有自己独特的穿着品位。这些棉织品、丝织品衣料均是他从世界各地精心挑选的,并请人为其设计。这种衣服衣裾比普通的长,走起路来风从无扣的袖子和衣裾中穿过,十分爽快。
              作为平面设计师和书籍设计师,杉浦康平当年学的专业却是建筑。“我总是用手来回答这个问题。”面对记者的提问,杉浦康平举起右手说,“我认为现在的各种艺术形式就像每个手指,美术、音乐、文学等都各自发展,但是如果能一起攥成拳头就能够做成所有的事情。”他希望,在创作的时候不能只想着本身,而是能够把其他的艺术形式也融合在一起。
              “我那时每天都要没完没了地画那些建筑草图。”杉浦康平说,在他看来,建筑设计有太多的限制,你必须考虑商业上的要求;而杂志和书籍的设计,则能更自由的把自己对于文化上的理解融合进去。

              不反对商业和时尚

              作为日本平面设计界的顶尖人物,杉浦康平说他从不会去设计时尚类的杂志。他说,“我并不是反对商业和时尚,我只是更喜欢那些人文、文化色彩更浓的杂志。那样的设计能表达的东西更多一些。”
              从这位已经七十多岁的老人身上,仍能感觉到他身上透出的时尚气息。
              在他工作室的一角,就摆放着颇为高端的音响设备。每次乘坐新干线去神户讲课时,他都会随身带着小型的音乐播放器。
              他的学生、设计师吕敬人回忆道,“我在他工作室学习的时候,音乐是从来没有断过的,从古典到现代,甚至爵士,他都喜欢。”
              杉浦康平到现在为止,仅杂志设计就有四十多种,加上书籍设计,总数超过2000册。杉浦康平说他做平面设计是忠于内容的,在这次展出的上百种书中,杉浦康平都这样做了。例如《数学研究班》杂志封面,就被他运用了计算机二进制的原理并掺入了几何图形,严密、逻辑的感觉一览无余。
              在吕敬人的记忆中,这位总面带微笑的老师每天腰板挺直,走路大步流星,那些随先生外出用餐的年青助手们总是赶不上他的步伐。
              而很少有人知道,这位大步流星走路,用眼睛鉴别各种色彩、形状的设计师,很年轻时就患有弱视。两眼视力0.1以下,还带有乱视和钝视。
              但除了看电影,杉浦康平从不戴眼镜。有趣的是,他看天居然能虚眯着瞧出十来个月亮,周围的人都感到吃惊,为什么他能比平常人看出多好几倍的东西来。更令人惊讶的是他书写的精致、密集、工整的文字,均小于平常人视力以内能看清的4到5倍。这些故事,被当作了传奇。
              虽然视力不好,但是杉浦康平一直有着大量读书的习惯,在他日本的PlusEyes(复眼)事务所里,有一个专门的房间,里面存放着大量书籍。据说那是杉浦日夜做研究的私藏图书馆,非亲近的人不许入内。

              对汉字的痴迷

              当日本设计界都把眼光盯向西方的时候,杉浦康平一直把眼光锁定在东方文化上,且不遗余力的告诉本国人,中国文化是日本文化的根源,要做好设计就要把自己文化的根找到。
              苦于对东方文化的追寻,杉浦康平为《银花》做了34年的设计,这是一本研究日本民俗文化的杂志。
              杉浦说日本许多著名设计师几乎都是汉字学的专家,他们在作品中巧妙地将汉字作为抽象画看待,取得了意想不到的效果。杉浦康平也是一个执著的汉字迷,他在《活字礼赞》一文中提出,汉字造型的直角思想,其起源为中国“天圆地方”的宇宙学。
              杉浦康平在北京展出结束后,将亲自挑选一些中国设计师的作品,作为策展人带到日本展出。他认为中国书籍设计的很多理念都还比较滞后,而他一直对中国设计师有着浓厚的兴趣。“我觉得我们的设计,应该找到自己文化的土壤,毕竟与西方文化还是有距离的。”所以,他这次不仅要作一个平面设计师,还要做一个策展人,把中国设计介绍到日本。

  评论这张
 
阅读(628)|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